Menu
header photo

五柳村导读

Blog Search

Blog Archive

Comments

There are currently no blog comments.

卢峰:十月革命 革了民主的命

November 11, 2017

博谈网 2017-11-10 21:57

来源: 苹果日报

前几天到中文大学听了一场有关十月革命的讲座,讲者是历史学者秦晖教授。演说生动有深度,没有什么政治禁忌,听得愉快又长了见识。演说虽然是有关俄国十月革命,实质上却有颠覆的味道,因为通篇演说基本在否定十月革命的历史意义,暗批过去几十年官定历史的说法。秦教授认为,1917年10月25日(俄历)那天除了布尔什维克党及列宁夺权外没有什么大事发生,真正的大变该是同年稍早前的二月革命。他指出,二月革命不仅导至几百年的罗曼诺夫王朝倒台,也为俄罗斯这古老国家开启了通往民主的大门,令它有机会乘着第二波民主化浪潮摆脱专制走向民主体制。

救亡图存是改朝换代主旋律

根据秦教授说法,第二波民主浪潮发生在一次大战前后几年间。当时全球五大帝国先后崩溃(因战争或革命),包括清帝国、俄罗斯帝国、德意志帝国、奥匈帝国、奥斯曼帝国。俄国1917年的二月革命正是继中国的辛亥革命后另一次动摇百年专制的大动作。二月革命后成立的临时政府不但逼退了沙皇尼古拉二世,还积极订立宪法、成立议会、落实普选,让俄罗斯有机会真正透过人民的力量及参与应对战争、饥饿、落后等深层次问题。

可惜,危机特别是战争是如此的近,民主商议要达成共识又那么遥远,一众阴谋家、想夺权的人则在旁虎视眈眈,再加上圣彼得堡、莫斯科充满军纪散涣的士兵,各种阴谋、政变如箭在弦,二月革命后的议会及临时政府结果站不住脚,先是在十月革命后被布尔什维克党夺了权,再在1918年初被列宁建立专政,二月革命后取得的成果如集会、言论自由被取消,请愿群众被血腥镇压,俄罗斯跌入比沙俄时代更专制、更严酷的时代。换言之,十月革命那一声炮响带来的是民主的夭折及历史的倒退。

其实,秦教授提的第二波民主化是一个笼统的结集。五大帝国在短短八年内先后衰亡是事实,可它们各有败因,民主化或民主诉求在不同帝国起的作用不一样,但基本上都不是主导的力量,救亡图存反而是改朝换代的主旋律。也正因为这个迫在眉睫的主调,五大帝国崩溃后即使曾有过民主的实验,但都只是镜花水月。

情况稍好的是德国,成立了威玛共和国,维持了十多年寿命;但期间受到左右夹攻,几乎从未站稳阵脚,到三十年代中更被纳粹右翼极权取代。中国辛亥革命后有过国会以至总统,但民主总是未起步就死亡,从军阀到军事强人,后来更变成共产党专政。

对俄国人而言,1991年苏联瓦解后对纪念十月革命还是尽快忘却这日子原来争论不休,到现时还在演化中。普京政府上场后采取中立态度,既不否定也不支持纪念,毕竟以新沙皇自居的他对推翻沙皇的事不会有太大兴趣。有趣的是,秦教授特别提的二月革命在俄国颇有点左右不是人的味道。俄共固然不屑一顾,民粹派或民族主义政党则认为二月革命令好好的俄罗斯帝国倒下,至今不能恢复威势。

不过,秦教授也提到,二月革命虽没有成为纪念的标记,但它的理想到底落实了一部份。苏联瓦解后一度建立起实质的民主、自由体制,其后普京上场后虽失色不少,终究比百年前有进步,至少在俄国可批评普京入侵乌克兰的做法。相对于当年同为五大帝国的中国算好多了。

Go Back

Comment